打印页面

首页 > 解决方案IC芯片 【趋势】施雷: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会催生许多新形态芯片

【趋势】施雷: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会催生许多新形态芯片

1.风华高科预计上半年净润同比增长263%至294%;2.复旦微施雷: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会催生许多新形态芯片;3.收购AESC折戟 大港股份控股股东终止转让12.5%股份

1.风华高科预计上半年净润同比增长263%至294%;

集微网消息,风华高科日前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1-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5亿至4.40亿,同比变动262.61%至293.95%,半导体及元件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4.79%。

对于净利润大幅增加的原因,风华高科表示,报告期内,受益于公司主营产品市场需求向好、产品价格上涨以及产品结构调整的积极影响,导致公司2018年上半年业绩上升幅度超出预期。

2.复旦微施雷: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会催生许多新形态芯片;

复旦微电子董事总经理施雷7月7日,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举办的“新经济,新征程”企业家高层论坛上,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董事总经理、创始人施雷在演讲中表示:IOT(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将会给集成电路提供一个巨大的推动力,会催生许许多多新形态芯片。

施雷认为,摩尔定律发展到今天,已经终止了,芯片限宽已经到纳米了,芯片不可能再缩小了,这也就意味着,后来者机会会更多。所谓摩尔定律,指的是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量子计算机的出现,意味着无穷大计算能力的出现。集成电路行业里面,我们盯的是两个领域将会给集成电路出现一个巨大的推动力,第一个是物联网,万物互联,会提供许许多多新形态芯片的出现;第二会促进芯片大发展的就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硬件加速,人工智能框架结构变化也会出现一些新的芯片公司,新的芯片公司出现会出现一些什么呢?智能化或者半定制的架构。”

施雷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做可编程FPGA芯片可能会超过人类自己做的芯片,估计两三年就能实现。

相对中国市场给予芯片的高估值,国外一直对芯片公司估值并不高。施雷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是两个:

第一是芯片产品的竞争激烈,产品更新换代周期短。当一个成功的芯片很快占据市场,但往往很快就会出现新的挑战芯片,即拳王效应。按商学院的观点,估值是有延续性的,一旦延续性被破坏了,芯片的估值就出现问题了。

第二个问题是芯片的不确定性风险太大。芯片的成功与否实际上是充满偶然性的,不是指标成功就可以成功,同时有产业互动,估值风险就越大。因此把芯片产业作为投资的黑洞是有一定道理的。

那么,如何解释中国这些年芯片产业的估值上升或者资本市场的良好表现呢?

施雷认为,很大可能是因为集成电路和整机相配,中国集成电路的惰性或者黏性要比国际上的集成电路大得多,“中国有大量的许可和认证,这样一来,即使有新的产品出来,旧产品也很难退出。这有什么好处?对于资本来说可以稍微喘口气。”

3.收购AESC折戟 大港股份控股股东终止转让12.5%股份

7月6日晚间,大港股份(002077)发布公告称,终止拟以15.3亿元与合作方设立合资公司的对外投资项目。 这一投资的终止也引发连锁反应,7月8日晚间,大港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终止拟转让所持公司12.5%股份的事项。

海外并购项目终止

回溯这一事件,要从2017年10月说起。 2017年10月20日,大港股份宣布,拟与海峡石油化工(00852. HK)等共同投资30亿元设立AESC中国,大港股份以现金出资15.3亿元,占注册资本的51%。

AESC中国的其他出资方中,海峡石油化工拟以现金出资8.7亿元,占比29%;GREEN以技术授权公司GSR的股权出资2.96亿元,占比9.87%;伍伸俊拟以GSR的股权出资3.04亿元,占比10.13%。

其中,GSR是金沙江资本团队在开曼设立的公司,该公司在今年6月30日获得了尼桑动力电池在中国进行扩展的独家授权。

在此之前,2017年8月,金沙江资本与日产公司签订了最终买卖协议,金沙江资本拟收购日产公司旗下电池子公司汽车能源供应公司AESC和日产位于美国和英国的电池生产业务、 以及部分日产位于日本的电池开发和工程业务。

数据显示,AESC公司有超过500个专利、250个尼桑授权专利。 金沙江资本计划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扩大美国、英国和日本的产能,同时在中国和欧洲新建工厂。

而AESC中国设立的目的在于,当收购AESC完成后,AESC中国将出资20亿元,金沙江资本及其引荐的第三方将出资40亿元以上,共同成立一个60亿元以上的动力电池产业基金。

该电池产业基金与金沙江资本及其引荐的第三方,将进一步共同投资设立注册资本为24亿元的AESC镇江项目公司,该项目公司将运用AESC电池技术,投资建设年产20GWH三元锂电池及研发基地项目。

具体而言,该项目总投资高达125亿元,其中第一期投资额为35亿元,用于建设年产4.5GWH三元锂电池生产线、AESC中国总部大楼和研发基地,预计2019年6月建成;二期、 三期投资额预计分别为30亿元、60亿元。

大港股份表示,公司正在致力于多元化发展战略,拟投资AESC中国,共同参与年产20GWH三元锂电池及研发基地项目的投资,将打造「集成电路+动力电池」双主业,为公司可持续发展提供新动力。

不过,这一多元化转型的投资项目,在近日宣告终止。 大港股份公告指出,由于涉及到法律、外管、国资审批等因素,境内投资备案、许可等手续迟迟未能取得。 同时未能就出资时间、交易条款、后续发展计划等方面的具体事宜与相关方达成一致意见,对外投资正式协议尚未签订,AESC中国尚未成立。

大港股份近日获悉,在金沙江资本通知其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交易之后,日产汽车已正式宣布取消了向金沙江资本出售电池业务单元AESC的交易。

公司认为,参与设立AESC中国是以金沙江资本收购包括AESC等资产作为基础,运用日产AESC电池技术,进行锂电池生产基地的投资,服务于中国高速增长的电动车电池市场。 现日产汽车取消上述收购交易,公司认为合资设立AESC中国已无法实现本次合作的目的,故拟终止此项对外投资事宜。

大股东放弃转让股份

海外投资项目的的终止,为何导致大港股份控股股东放弃转让公司股权? 这也要从当时的出资计划说起。 15.3亿元,对于彼时的大港股份而言不是一个小数目,截至2017年6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为5.44亿元。

为了缓解大港股份对外投资的资金压力,公司控股股东瀚瑞控股提出,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大港股份12.5%股权,其转让股权所获资金或自有资金将为大港股份提供财务资助。

不过,鉴于目前日产宣布取消出售AESC的交易,大港股份终止了合资设立AESC中国的事宜,瀚瑞控股也决定终止协议转让公司部分股份。 目前,瀚瑞控股持有公司股份2.8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97%,均为无限售流通股,其中质押冻结1.42亿股。

e公司记者注意到,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2017年10月,大港股份的股价大多保持在13元/股以上,甚至在11月中旬冲高至16元/股。 彼时瀚瑞控股若通过股权转让,取得近10亿元的转让款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但时至今日,大港股份股价已经跌至6元/股以下,同样数量的股权转让,瀚瑞控股可能只能获得不超过5亿元的转让款,无形间也将对瀚瑞控股带来更大的财务压力。新浪科技

    

文章来源:http://news.cecb2b.com/info/20180709/3781827.shtml